看花人的揽镜自照 —— 解读卞之琳《鱼化石》

鱼化石

(一条鱼或一个女子说,)

我要有你的怀抱的形状,

我往往溶化于水的线条。

你真像镜子一样的爱我呢。

你我都远了乃有了鱼化石。

1936年6月4日

卞之琳的诗总是写尽曲折,像古时姜夔、吴文英写词时的“隔”,想沉入时忽然跳出,想完全抽离时又贴近,始终隔了一层无法抹去。我从前以为诗是纯感性的产物,只需有一颗敏感的诗心,诗也应妙手偶得。而卞之琳气质中的沉潜、内敛、多思,反映在文字上,写起诗来像在吞吞吐吐、犹豫不决,克制着情感,理性地把诗“有距离的组织”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《鱼化石》在气质上与宋诗更像,因为没有唐诗那样的“羚羊挂角无迹可求”,而是细密繁复的组织,要完成一场诗人自我的情感救赎。 Continue reading 看花人的揽镜自照 —— 解读卞之琳《鱼化石》


299 views
%VIEW_COUNT% views